第五部隊TXT全集下載

當前位置 >> 中華圖書目錄 >> 小說 >> 軍事小說

  • 作者:紛舞妖姬
  • 小說格式:TXT電子書
  • 圖書狀態:完結小說,全集全本小說
  • 小說大小:1.88 MB
  • 更新時間:2013-06-18
  • 小說語言:簡體中文
  • 支持設備:手機/kindle/ipad/平板電腦/psp
  • 小說分類:圖書-小說-軍事小說
  • 更多

內容介紹

 當國破家亡,當山河破碎,當強敵入侵,當一個民族面對生死存亡,我們需要的是最血腥,最狂放,最張揚,最能激發起每一個士兵不屈、不敗戰魂的鐵血英雄! 我們需要的,是一支以堅攻堅,以強克強,強大的可以讓任何強敵為之卻步的鐵血雄師! 這是一部描寫中國第五特殊部隊創始人傳奇一生的小說,這是一部貫穿抗日戰爭、抗美援朝,對印自衛反擊戰,再現戰火飛揚的血之篇章。請每一個中國軍人,牢牢記住那個時代的英雄,留給我們的兩句話: 寧為戰場亡魂,不做亡國之奴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第五部隊》

第一章 父與子

   

    幾個空空的酒瓶在地上東倒西歪,碗里吃了一半的花生都散落到了桌上,最慘的還是那幾顆咸雞蛋,被人壓在胳膊下面輾來輾去的,早已經變成了一片慘不忍睹,黃白相間的東西。

    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喝了多久,也不知道他們究竟喝了多少瓶烈酒,反正他們只要一伸展自己的雙腿,桌子下面就會傳出酒瓶子滾動的聲響。現在他們看對方的眼神,早已經失去了平時的銳利,開始變得迷離起來。也許唯一沒有變的,就是他們在軍營中練出來的大嗓門,但是每一句話吐出來,舌頭都至少會比平時多繞四五個圈。

    坐在飯桌西首的是一個年齡看起來剛剛三十多歲的男人,他從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煙,從里面抽出來兩支。“雷震大哥,來一支吧,正宗的美國貨!”

    這個男人原來的長相并不出眾,但是現在任何一個人只要見過他,就絕對不可能再忘記他。他最大的特色,就是身上的傷疤多!

    僅僅是在他脖子最醒目的位置上,就有一條被人割斷氣管后留下的刀傷,和一發子彈打穿脖子后,留下的子彈洞。受到這樣的致命傷,還能好端端的坐在這里,不能不說是一種奇跡。

    在他的臉上,更有一道從額頭到下巴直直貫通的刀傷,就是拜這一刀所賜,他的嘴唇被砍成了四半,在這種情況下,他就算抿著嘴,看起來也是一直在笑,但是任何一個人面對這樣一個臉帶笑容的男人,第一個感覺,絕對是從心底涌起的一股冰涼冰涼的寒意!

    “嗞啦……”

    在火柴頭燃燒的輕響聲中,淡藍色的煙霧在空中裊裊升起,兩個人的面孔隔著煙霧,在暈黃的燈光照耀下,變得有些模糊起來。

    “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!”

    紅色的亮點在雷震嘴里叼著煙卷上不斷的閃爍,他審視的望著面前的這位酒友,本來應該醉眼迷離的雙眸中,突然閃過一絲淡淡的波動,他凝望著一個在空中不斷翻滾的煙圈,淡然道:“你小子平時就是一只一毛不拔的鐵公雞,不過年不逢節的突然請我過來吃飯,你什么時候學會孝敬大哥了?說吧,你小子的心里,究竟又打什么小九九?!”

    臉上到處都是傷疤,看起來絕不會比牛頭馬面和善多少的男人,隔著煙霧望著坐在對面的雷震,他舔了舔嘴唇,猶豫了半晌,才小心翼翼的道:“嘿嘿……大哥,您看……小弟再多給您的兒子找幾個兒媳婦,讓您也來個兒孫堂滿,怎么樣?!”

    “嘿嘿……行啊!”

    雷震再次用力吸了一口手中的煙卷,他隔著煙霧看著對面那個有四瓣嘴唇,臉上已經抑制不住露出驚喜笑容,顯然以為自己“奸計”得逞的胡燁,雷震微笑道:“不過呢,兄弟你看,兒子也不是我一個人的,這件事說大不大,說小也不小,總也得知會你嫂子一聲,讓她點頭同意后才行吧?只要你嫂子同意,我這個當大哥的絕無二話!”

    胡燁傻眼了,他真的傻眼了。

    一聽到“嫂子”這兩個字,胡燁就忍不住輕輕打了一個寒顫,他揉著自己的鼻子,苦笑道:“大哥您就別拿小弟開涮了,我們這群兄弟別看在死人堆里幾次三番的爬進爬出,在外面都混得人五人六的,但是見了嫂子,哪個不是老鼠見了貓?”

    看著胡燁一臉欲哭無淚的表情,雷震笑了,“你的那個偵察營天天都在搞戰術提升,說什么給我兒子找上一大群媳婦過上什么皇帝老子的生活,說白了還不是你賊心不死,想把我那些便宜孫子、孫女一股腦都拐進你們的偵察營里?不過這次你小子總算學聰明了,上回那個家伙,竟然真的去找你嫂子去提這回事,‘配種’兩個字,說得夠斯文夠有學問了吧,結果一句話還沒有說完,就被你嫂子一腳踢斷了三根肋骨,在醫院里足足躺了兩個半月!”

    “崩……”

    胡燁還沒有來得及說話,房門被人生生撞開了,一個士兵用最粗暴的動作闖進了這個房間。

    這樣一個動作太過精悍,無論走到哪里,都顯得殺氣過重的士兵,現在臉上卻帶著惶急的淚水,他看到雷震,還沒有等雷震放聲喝罵,就伸長了脖子,放聲叫道:“報告,報告,您快去看看吧,您兒子他……他……他不行了……他剛才發狂了,他咬死自己……老婆了!”

    雷震瞪大了雙眼,坐在他對面的胡燁也瞪大了雙眼,兩個人對視了一眼,突然一起跳起來,推開那名磕磕巴巴詞不達意的士兵,沖出了房間撒腿就跑。

    當雷震和胡燁在衛兵的敬禮中,沖進一個小小的院子里時,他們兩個人看到眼前的一幕,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   雷震的兒子真的發瘋了,他真的把自己的老婆給咬死了!

    雷震快步走到了她的面前,看著她脖子上那幾個深深的牙印,再看看已經淌了一地的鮮血,雷震忍不住抬起頭,對著自己的兒子怒吼道:“你瘋了?就算你是頭狼,跟著我這么久了,當我的兒子這么久了,也總該有了些人性吧?你怎么能把自己的老婆……”

    雷震的怒吼嘎然而止,因為他看到的,是一條靜靜的臥在房間的門外,眼睛里正蘊含著兩顆大大眼淚的狼!雷震這一輩子,還沒有看過這條狼,也就是他的兒子流過眼淚,事實上和自己的兒子相處久了,雷震一直以為,狼就是一種太過堅忍,根本就沒有眼淚的生物!

   

第二章 往事如風

   

    雷震的兒子,是一條如果身體站立起來,比一個成年人還要高,眼脈上帶著怒骨的狼!任何一個懂得相狗的人都明白,擁有這種怒骨的狗,就敢獨自和最兇悍的野狼正面對抗。可就是這樣一只眼帶怒骨的狼,現在正癡癡的望著被它親口咬斷頸部大動脈的母狼,在它的眼睛里除了大顆的淚水,有的就是濃濃的不舍與歉意。

   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這一幕,打死雷震他也不敢相信,自己的兒子竟然會狂性大發的咬死他的“兒媳婦”!

    就算是以人類的眼光來看,它仍然是一漂亮得讓人目眩神迷的母狼。它全身的毛皮竟然都是白色的,這可真的是太少見了,配合上它那一雙明亮而深隧得讓人忍不住心中微微一怵的雙眸,黑與白兩種強烈反差的視覺搭配,看起來是那樣的和諧,更透著一種觸目驚心的美麗。

    這樣一條過度美麗,卻依然在大山中成功生存下來的母狼,它當然是強健的。就算它老老實實的蹲在那里,它優美而充滿流暢線條的身體,仍然驕傲的向任何一個人展示著野性的大自然魅力。

    雷震第一次看到這條乖乖跟在兒子后面,回到軍營的母狼,在略略驚愕后,他大笑著在自己兒子腦袋上狠狠拍了兩下,以贊賞它繼承了老爹的光榮,當真是“不鳴則已一鳴驚人”,要么不找,一找就找出一條絕世“美狼”!

    在戰場上打滾了這么多年,早已經見慣了傷殘死廢,雷震一眼就可判定,這條母狼真的不行了!鮮血從它被咬斷的大動脈上不停的流淌出來,現在它只能躺在地上,用一雙大眼睛,癡癡的望著趴在房門前,嘴里還帶著幾縷血絲的公狼。

    雷震真的不明白,自己的兒子一年多前獨自跑出了軍營,在外邊流浪了那么久,終于才找到了合意的伴侶,并把它帶進了軍營,難道就是為了有一天狂性大發,把它活活咬死?

    雷震至今還能清楚的記得,這只一直生活在曠野大山中的母狼,在被兒子帶回軍營,居住到人類聚集的地方后,所流露出的不安。當時它無論見到誰,都會低聲咆哮,都會示威似的露出它那一嘴鋒利的牙齒,雷震的兒子寸步不離的守在它的身邊,它經常會伸出自己的舌頭,在母狼的身上舔啊舔的,用它姑且可以稱之為溫情的“撫慰”,舒緩著母狼的不安。

    雷震直到那個時候,才從自己“兒子”的身上,看到了溫柔的一面。

    它當然是喜歡這只母狼的,否則的話,它又怎么會把這只母狼,帶到軍營里,帶到雷震的面前?

    但是只要雷震出現在這個小院子里,一旦那只母狼敢對他咆哮,敢對他露出鋒利的牙齒,他的兒子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掄起前爪,對著母狼狠狠拍下去,甚至是露出它太過鋒利,連老虎和野豬都敢獨斗的牙齒,咬住母狼的脊梁,把它甩得在地上滾上一兩個圈。這樣幾次三番后,那只母狼再看到雷震時,終于老實了。

    幾個月下來,常常在雷震手中吃到美味的食物,習慣了雷震這個身上同樣帶著狼味的男人,它甚至學會了象一只溫馴的小貓一樣,趴在雷震的腿邊,在他的軍褲上蹭啊蹭的。沒有多久,雷震就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了這條母狼,他真的把它當成了自己的女兒和兒媳婦!

    雷震真的不敢想象,如果自己那個嫉惡如仇,在戰場上沖鋒陷陣更讓他們這些男人都目瞪口呆,獲得“女中呂布”稱號的老婆,假如知道兒子竟然如此狂性大發的把兒媳婦活活咬死,她會不會先一腳把兒子踢出十七八個跟頭,然后再抄起一把沖鋒槍,直接把兒子當場打成一堆碎肉?!

    雷震更想不明白,自己的兒子究竟是怎么了,要知道,它的老婆可是已經有了身孕,有了它的骨肉啊!

    當雷震的目光,下意識的掃向母狼越來越高高隆起的下腹部位時,一股絕對涼冷的寒意猛然從雷震的心底升起,在瞬間就涌遍了他的全身。

    母狼高高隆起的小腹,已經平了下去,它的孩子已經生出來了!

    雷震對著站在院子外邊,手里拿著清潔工具和急救箱,卻因為自己的兒子對他們一直示威的露出鋒利牙齒,而不敢輕舉妄動的士兵們伸出一根手指,放在嘴唇邊做了一個“噤聲”的手勢。當一切終于安靜下來后,雷震小心的側起了耳朵。

    在“兒子”一直牢牢拱護的房間里面,傳來了一陣微弱的低低嗚咽,從小就和狼結下不解之緣的雷震太明白這種聲音了,這是一群剛剛離開母狼,因為饑餓而發出低鳴的小狼崽兒。

    直到這個時候,雷震才突然明白,為什么母狼會用讓他感覺如此熟悉,又是如此悲傷的目光,癡癡的望著他的兒子,癡癡的望著那一扇并不厚重,卻隔絕了它身為一個母親天性,隔絕了它所有孩子生存希望的木門!

    明白了,真的一切都明白了!

    雷震站起來,他用復雜到極點的目光,看著眼睛里還含著大顆大顆眼淚的兒子,他一步步走向了那扇木門,當他把手搭在木門上,準備用力推開的時候,他的褲腿被兒子咬住了。

    雷震低下了頭,他的目光和兒子的目光對視在一起,這一人一狼的目光,都是那樣的深沉,更帶著一種旁人根本不可能理解的哀傷。雷震的動作突然凝滯了,他呆呆的站在那里,保持著推門的動作,沉默了好久,才低聲問道:“連我也不讓進去嗎?”

    雷震的兒子是一條狼,它當然不可能回答雷震的問題,但是它卻突然咬得更緊了。

    透過門上的玻璃窗,雷震可以清楚的看到,在已經被布置成狼巢一樣的房間里,在一堆用稻草、木柴和柔軟的兔毛鋪成的窩里,幾只連眼睛都還沒有睜開的小狼,正在彼此亂擠亂拱。它們徒勞的昂起了自己的頭,似乎想在一片冰涼的空氣中,尋找到屬于母狼的體溫,和它乳房里那甘甜芬芳的乳汁。

    雷震輕輕的嘆了一口氣,他最后就緊挨著自己的兒子,坐到了門前。

    “我知道你心里在什么,我也知道你這樣做,都是為了我這個不稱職的老爹,可是……何苦呢,何必呢?難道你不知道,你為我已經做得夠多,做得夠好了嗎?!”

    雷震抱起了兒子,把它的腦袋放進了自己的懷里,在輕輕的撫慰中,他也把自己的下巴,頂到了兒子毛茸茸的腦袋上。他凝視著那只躺在血泊中,眼睛里已經透出一片絕望一片灰白的母狼,輕聲道:“你不是很喜歡它嗎,雖然你不能親口告訴我,但是自從你把它從深山里帶回來,我才覺得,我的兒子是在真正的活著,在快樂的生活著!直到那個時候,我才覺得,你不再是一個只知道陪我走南闖北,在戰場上沖鋒陷陣,早已經忘記了什么叫做死亡和痛苦的戰爭武器!”

   

第三章 霓之羽裳

   

    雷震抱著自己的兒子,他的手輕輕從它的身上掠過,它的身體本來應該是光滑而柔順的,但是雷震撫摸上去,感覺卻象是摸到了一塊粗糙的石頭,在它的身上,到處都是傷口,這其中有槍槍,有刀傷,有炮彈片造成的劃傷,也有被反步兵地雷炸中,造成的可怕蜂窩形創傷。

    雷震輕輕撫摸著它身上每一處已經結成硬繭的傷痕,輕聲道:“謝謝你,我的兒子!如果不是你,我早已經死在了敵人的槍口下。現在終于解放了,我們打下了一片大大的江山,我可以和自己的兄弟大碗的喝酒,大塊的吃肉了,可是我的兒子……你呢?”

    “你為我擋過子彈,為我挨過鬼子的刺刀,你為了幫我送出去一份情報,不小心踩到了鬼子的絆發雷,可是在那種情況下,你仍然可以拖著全身象篩子一樣的身體,把情報送到了你娘的手里!最后是你娘,做了整整八個小時的手術,在你身上取出了二十四塊彈片,才終于保住了你的命!你的身上到處都是傷,都是因為我這個狠心的爹,留下的傷!”

    說到這里,雷震的聲音突然停頓了,過了好久,他才絲絲的抽著涼氣,用怪異的音調道:“你每天都在軍營里鳴叫,大家都說,狼到了晚上,就是有對著月亮長嗥的天性,可是只有我這個當爹的才知道,你是因為疼得受不了,才會發出這樣的叫聲!”

    “你知道為什么我會搬到離你那么遠的地方嗎?你知道我為什么總是東躲西藏的不想看到你嗎?不是因為爹不想要你了,不是爹嫌棄你了,那是因為爹聽了你的叫聲,卻什么也沒有辦法做,我的心里……難受啊!”

    雷震猶如大理石雕像般堅硬,隱隱泛著金屬質感的臉龐,突然有些扭曲了,他一字一頓的道:“我知道你快不行了!”

    “就算是一個人,身上受了這么多的傷,也活不了多久,更何況你只是一條狼呢。從一年前你出去尋找自己的伴侶開始,你就已經開始為自己準備后事。你做出的這一切,就是想再留下一個和你一樣,硬得就象是塊石頭的孩子,讓它代替你繼續陪伴在我的身邊……是嗎?”

    “兒子”在雷震溫柔的撫摸下,閉上了雙眼,在它喉嚨里發出一陣幸福的呻吟。無論是雷震,還是它都記不清楚,他們有多久沒有這樣安靜的坐在一起,去感受對方的體溫了。

    “你就快要走了,在這個時候,我這個當爹的,心里真是又難受又高興!你是我的兒子,我舍不得你走!但是,你終于要解脫了,你終于不用再夜里疼得不停號叫了,你終于不用再忍受這滿身的傷口了,我為你高興!”

    “你過了奈何橋,在喝下孟婆湯之前,如果閻羅王了解我們父子間的這份情,尊敬你在戰場上付出的一切,允許你轉世為人,自己選擇投胎轉世的人家,那么你小子就一定要趁早滾回來,再做我的兒子!”說到這里,雷震突然昂起了頭,放聲叫道:“記住,我和你娘,在這邊等著你了!!!”

    站在院子外邊,一心想要借用雷震的兒子“配種”,弄上一批良種軍犬補充到偵察營的胡燁,早已經聽呆了。直到這個時候,胡燁才真正明白,為什么雷震大哥和大嫂,會如此看重這樣一條狼,他們是真把它當成了自己的兒子!

    想想看吧,在這個世界上,有哪一對父母,聽到別人要借自己的兒子去“配種”,還能好顏相向?!

    望著那個坐在地上,緊緊抱著自己的兒子,不停喃喃自語的男人,再看看那只狼,它在咬死了自己的配偶后,生命力似乎也隨著那條母狼閉上了雙眼而一起迅速流逝。但是在它的身上,卻依然保留著一種在大自然中不斷拼殺,日益堅韌的王者威嚴!而它那一身的傷痕,更是見證了它一生不平凡際遇的功勛!

    胡燁對著所有人做了一個手勢,大家都悄悄的散開,任由這一人一狼,緊緊抱在一起,象孩子般的坐在房門的臺階前,默入了長久的沉默。

    夕陽欲墜,把一抹柔和的金黃色輕輕傾灑到了這一對最奇特,看起來又是這樣調諧的父子身上。遠遠看上去,就好象這一人一狼的身上,都披了一層金黃色的霓之羽裳。

   

第四章 執子之手

   

    “吱啦……”

    一輛美式軍用吉普車,以最狂野的姿態沖進軍營,在車胎與地面發出的尖銳磨擦聲中,這輛吉普車在堅硬的地面上,拉出一道絕對囂張的圓弧狀軌跡,帶著膠皮燒焦的味道,直直慣到院子的門口,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它會撞到營房的一角時,才嘎然而止。

    一個身高足足有一百七十八公分,手里拎著一支湯姆生沖鋒槍,在皮帶上還倒插著兩枝經過特殊改裝的大口徑自衛手槍,全身至少背了六百發子彈、六枚手榴彈和一把格斗軍刀,卻依然敏捷得象只獵豹的身影,連車門都沒有開,就輕巧的從搖下擋風玻璃的車窗里斜斜滑出,悄無聲息的落到了地面上。

    看到竟然有七八個人站在院子前面,她的眉頭不由微微一皺,但是很快就恢復了平靜。

    這樣一個全幅武裝,全身上下帶著一股猶如黑豹般敏捷與兇悍氣息的軍人,竟然是一個女人!坦率的說,拋開她的殺氣騰騰,拋開她太過嫻熟,讓人一看就心中發毛的軍事技巧,無論是從外形和氣質上來說,她都是一個出色的美女。

  • 上一篇:神仙肉
  • 下一篇:追求卓越 中信出版社
  • 快乐时时彩